1. <table id="s65ui"></table>
    <table id="s65ui"><option id="s65ui"></option></table>
    1. <p id="s65ui"><strong id="s65ui"></strong></p>
    2. <pre id="s65ui"><ruby id="s65ui"><menu id="s65ui"></menu></ruby></pre>
      首頁 新聞中心 時政 獨家 縣區 小記者 教育 醫療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車 冰雪網 數字報刊 清水社區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張垣發現

      張北馬橋的往事

      2021-09-14 09:32:57  來源:張家口新聞網

        ◎鄭銘

      L_1630374067863787218.jpg

        我的童年生活是在張北老城度過的。

        張北有座馬橋也是我最早的記憶,母親告訴我說,二爺爺是馬橋上的人。

        二爺爺鄭亮是我爺爺鄭寬的堂弟, 二奶奶閻氏又是我奶奶的親妹妹,所以,我管二奶奶的稱謂多加了一個“姨”字———二姨奶奶。 正因為有這樣的一種緣分, 二爺爺待我就像待他親孫子一樣。

        我4歲那年父親病故, 家中只有奶奶、母親和一個未出嫁的姐姐,家中少了一個主事的男人,那么,二爺爺便成了我家的主心骨, 我也就成了二爺爺家的???, 老兩口把我當寶貝似的嬌縱偏愛。

        二爺爺家外稱“明正堂”,坐落在縣城民樂街的一處四合院。 家養著一匹毛色油亮的棗紅馬,每天,他騎著馬到老城北大街定遠門外的馬橋辦事兒。這樣一來,我就有機會跟著他去逛馬橋了,一是看紅火熱鬧,看上橋的牛馬驢騾; 二是二爺爺領我到馬橋外搭建的飯棚里喝上一碗味道可口的爐煮豆腐;再就是,冬天來馬橋, 二爺爺給買一個熱乎乎的烤紅薯;夏天來馬橋,二爺爺給我端一碗涼絲絲的米粉。這不,我就成了“吃慣的嘴兒,跑慣的腿兒”的人啦!

        那天,我問二爺爺馬橋的“橋”在哪里?我要到“橋”上看看。 他笑了,你個傻小子。 馬橋里沒有橋,是買賣牲畜的地方。 它就好象架設了一座橋梁,溝通買賣雙方,把牲畜過度到易主去。他怕我聽不懂,還給我講了一個故事: 清朝的皇帝康熙北征噶爾丹凱旋歸來, 途經內蒙古歸化市, 商民們為慶賀皇帝遠征的勝利,特別修筑了一個“慶凱橋”。恰好當地的牲畜交易市場就在橋的附近,時久日長了,人們就把買賣馬的市場簡稱為“馬橋”啦!難怪,現在各地的牲畜市場都叫作馬橋。

        童年時代的我記性挺好, 有些往事總會留在腦際。比如,二爺爺每天騎著棗紅大馬到馬橋辦事兒,自從出現了我,二爺爺總是拉著馬,我卻騎在馬背上, 慢慢悠悠地走進北城墻根那座狹長的馬橋里。那時,我對馬橋感到特別新鮮, 院內條條石樁間掛滿了粗粗的大繩, 大繩上拴滿了各種毛色的牲畜。 院內穿長袍馬褂的、粗布時裝的、衣衫襤褸的人來回走動,人聲嘈雜,馬鳴牛叫聲直沖半空……

        馬橋上的買賣人對二爺爺十分敬重。 每當二爺爺出現,“二掌柜”、“二掌柜”的叫聲連連不斷。 只見二爺爺頻頻點頭,兩手作揖。 之后,我懂事了才明白, 二爺爺是個熱心腸的人,曾幫助過很多馬牙子,牛牙子解困,成家;他還出力關照社會公共事業, 是建造張北馬橋的發起人又是出資人之一。所以,不論是本土人或者是外來客商以及依靠馬橋過日子的眾多牙子們, 對二爺爺有種特別的感情。

        二爺爺苦讀私塾五載,家藏古書頗豐,并熟悉張北的歷史。 隨著我年齡的增長,他講給我馬橋的往事亦多了起來。他說,張北馬橋的形成是有著歷史和現實的諸多原因。 二爺爺告訴我,清軍入關后,大部分官牧隨即進入壩上草原,張北境內成為東翼鑲黃旗的牧地,一些王公大臣紛紛在此建馬場。 光緒三十二年,本縣就有和碩馬場和親王馬場等王公馬場十三座。 最大的和親王馬場就在張北大囫圇的三號村。 每年,遠在京師的一些畜群也驅來張北“坐場”,此地牧業興旺,牧畜眾多,尤以養馬為盛。 這些事都與以后張北馬橋的籌建有著密切的關聯。

        民國年間,張北城內的大戶人家程萬禎除開辦毛店、轎車店、鹽坊外,每年還組成老倌車幾百輛走庫倫,帶回大量的皮毛、藥材、以及數不清的牛、馬大牲畜,有的到張家口銷售, 有的卻在張北市場處理。 所以,張庫商道為本土的大牲畜發展與商品交易產生了雄厚的資源。 一條“商道”,一座“馬橋”,“道”因歷史而興衰,“橋”因道而繁榮。

        張北民國縣志記載,歷史上張北縣駐軍較多, 晉軍、奉軍、國民軍第29軍、抗日同盟軍等。 晉奉長城之役后,奉軍在整編中要撤掉兩個騎兵團,向縣署提出其戰馬要在張北當地銷售,郭縣長令縣署當差人孫耀賢(外稱老六)立即收攏各地牙子,而后在城外西北處腦包底臨設“馬橋”,廣貼告

        馬橋往事2示,通電各地盡知,雖經百般努力,買客寥寥,奉軍只好掃興撤離。

        民國十八年(1929年),張北縣署建設局局長王增德(進修)受命在縣城北門外興建馬橋。 他組織縣內五大財東出資,承領官地20畝,又招來廟灘、什巴爾臺、德言慶廟、公會等地的馬牙子、牛牙子六十八名到馬橋拴繩子,籌備大牲畜交易等事宜。 數月后,張北馬橋隆重誕生,名正言順地成為壩上地區牲畜交易中心的集散地。

        馬橋近百年, 往事留遺篇。 馬橋是一本無字的書,記載著社會變革,記載著悲壯人生, 記載著人間的喜怒哀樂。我長大了,親歷了它的變遷和收獲,也體驗到它深邃的文化傳承。 民國年間,每年適逢馬橋買賣的旺季,即農歷六月二十四日舉辦隆重的騾馬大會,社頭、牙紀公會、商會合力籌辦, 六月二十三日宰牛殺羊,在馬橋酬祭“馬王神”(建馬橋時, 特在本院東頭建造了五間馬王廟, 平日燒香, 保佑六畜興旺)。 六月二十四日為正會,會期六天,在馬橋之西的定遠門北側空曠處搭臺唱戲,除本地民樂戲院晉劇外,還邀張家口“新新戲院”的名角挑臺。 曾記得有王桂蘭、劉鳳霞、馬武黑等。 會期以交流大牲畜為大宗,盛況空前,整個會期出入款項總數約數十萬元。

        當然,記憶中馬橋的往事還有很多很多,比如:民國十八年(1929年)山西、察哈爾省等北方地區鬧干旱大災,農田顆粒無收,家無糧用,畜無草喂,大批家畜上橋出售,雖一時興旺, 但日后多年馬橋冷清。1935年冬日本鬼子占領了張北達十年之久, 經濟封鎖、瘋狂掠奪、市場不穩、苛捐雜稅鋪天蓋地,農村牲畜飼養減少,馬橋生意降落。 馬橋上的牙子們無事可做,棄而另謀出路。 有的人到下花園煤窯背煤去了,好端端的一個馬橋變得冷冷清清。

        1949年新中國誕生,張北人民以旺盛的精神進行著社會主義建設。張北人素有養馬、愛馬的傳統習慣, 從1951年起,在察北牧場的熱情指導和幫助下, 全縣揭開了育種張北馬的序幕, 邁出了改良蒙古馬的第一步。隨后,全縣各鄉鎮普建馬站, 配種技術和馬的受胎率不斷提高。 到1958年,全縣共培養出改良馬13000多匹, 成為以乘為主的挽乘兼用型的良種馬,是年,在張北縣牲畜物資交流大會期間, 河北省農林廳畜

        馬橋今生3 牧獸醫局副局長商云飛, 代表國家農林部將這種改良馬命名為“張北馬”,頒發了命名書,給馬披了“馬衣”,此后,各級媒體廣泛宣傳,“張北馬”聞名全國。從1951年至1985年34年間,全縣共繁育張北馬9.5萬匹,后經張北馬橋向全國14個省、市、 自治區以及大型軍馬場提供張北馬竟達7萬余匹。

        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的召開,改革開放的好政策, 促進了農民畜牧業的發展, 更使張北馬橋熠熠生輝,農民自由買賣牲畜,繁榮了馬橋。 至1985年,張北馬橋牲畜上市量達16萬頭,成交4.6萬頭,創歷史新高。

        黨的十八大以來,張北縣域社會經濟發展的更快更好,張北馬橋經過三遷新址,現已落戶在古張庫大道必經之地的廟灘,占地200余畝,成為漠北通往中原最大的華北牲畜交易中心。

        時至2021年,恍惚間,張北馬橋已走過不平凡的九十四年的路程。 如今它豪華了,氣派了,但我仍深深眷戀著昨日那古樸淳厚的老馬橋,關于它那如煙的往事,早已定格為永恒的美麗。

      編輯:李雅雯
      張家口日報官方
      微信“張小全兒”
      張家口新聞網
      官方微博
      【張家口新聞網版權聲明 】

      1.本網(張家口新聞網)稿件下“稿件來源”項標注為“張家口新聞網”、“張家口日報”、“張家口晚報”的,根據協議,其文字、圖片、音頻、視頻稿件之網絡版權均屬張家口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 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 時須注明“稿件來源:張家口新聞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2.本網其他轉載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或版權所有者在一周內來電或來函。聯系電話:0313-2051987。

      老汉色老汉首页a亚洲尤尤色
      1. <table id="s65ui"></table>
        <table id="s65ui"><option id="s65ui"></option></table>
        1. <p id="s65ui"><strong id="s65ui"></strong></p>
        2. <pre id="s65ui"><ruby id="s65ui"><menu id="s65ui"></menu></ruby></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