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s65ui"></table>
    <table id="s65ui"><option id="s65ui"></option></table>
    1. <p id="s65ui"><strong id="s65ui"></strong></p>
    2. <pre id="s65ui"><ruby id="s65ui"><menu id="s65ui"></menu></ruby></pre>
      首頁 新聞中心 時政 獨家 縣區 小記者 教育 醫療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車 冰雪網 數字報刊 清水社區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張垣發現

      [ 建黨一百周年·紅色記憶 ]烈士車夫

      2021-08-31 09:28:59  來源:張家口新聞網

        ◎劉繼英

      L_1628472532851782986.jpg

             熱血青年

        車夫, 不是他的真名。 1938 年 12 月,他剛任宣涿懷聯合縣委組織部長,縣委決定主要領導干部兵分四路,向敵占區挺進。 面對殘酷的斗爭,為了工作的隱蔽性, 出發前,他懇請縣委書記趙振中為他更名。 從此,革命隊伍中, 車夫這個名字伴隨了他短暫而光輝的一生。

        車夫出生在懷來縣沙城三街一戶普通農民家庭, 有著傳統思想的父親認為, 只有讀書,才能出人頭第, 擺脫受苦受窮的命運。 于是,全家人省吃儉用, 供最受寵愛的長子車夫上了私塾。 車夫深知全家人的希望都在自己身上,讀書十分勤奮刻苦, 終于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宣化師范。 在車夫上學期間, 恰有共產黨人張蘇、林楓等同志以教師身份到這里進行革命活動,成立了學生 “讀書會” ,組織學生秘密閱讀進步書籍,傳播馬列主義,并成立了黨的組織。 車夫積極參加進步活動, 接受了革命思想, 汲取了共產主義的理論營養。

        1937 年 “七·七事變” 后, 日本武力侵華之企圖已昭然于世。1938年2月,我八路軍鄧華支隊赴平西,黨組織派王巍、 張梓華、 郭永明等同志帶領工作隊,開辟宣涿懷抗日根據地。 車夫和任執中等幾名進步青年決定投身革命。 這年10月,經工委負責人郭永明介紹,車夫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繼而擔任了縣委組織部長兼縣大隊政委。

      L_1628472532976576141.jpg

            秘密活動

        為了重新打開宣涿懷地區的抗日局面,爭取抗日力量, 11月,縣委派車夫同志深入桑園一帶發動群眾,策動偽自衛團副團長袁德文武裝起義。車夫喬裝改扮, 只身來到桑園的一個秘密聯絡站,以這個小商店為掩護,以賬房先生身份出現, 化名王興義,秘密從事革命活動。

        此后, 車夫用了近兩年的時間,做了大量耐心細致的思想教育工作。1940 年 6 月 20 日深夜,袁德文、史榮恩率四百余人星夜行軍會師于蘆青嶺。 6月21日拂曉,成功舉行了武裝起義。 車夫同志親自接見了全體起義官兵,平西軍分區蕭克司令員命名這支部隊為“平西游擊三總隊”,任命袁德文為總隊長, 史榮恩為副總隊長。這支隊伍的起義,對于改變宣涿懷地區敵我力量的對比,對于打開這一地區抗日斗爭的新局面, 起了極為重要的作用。

        車夫同志雖然是個文化人,但他無論在艱苦的環境里,還是在激烈的斗爭中,都不畏艱險,身先士卒。 1940年9月下旬,日軍對我宣涿懷抗日根據地大舉 “掃蕩” ,我方有很大傷亡,縣長佟旭野壯烈犧牲。 為掩護主力部隊和后方機關轉移,車夫同志帶領縣大隊同敵人展開了殊死的斗爭??箲鹱钇D難的那段時間,為了保存實力,根據上級指示,我涿懷地區黨政軍決定向淶水一帶山區撤退。 由于敵人封鎖嚴密,路上危險重重, 部隊只好走小道, 從涿鹿到淶水走了幾天幾夜,途中沒吃上一頓飽飯。 車夫患有嚴重肺病,一連幾天下來, 身體十分虛弱, 幾乎是拖著雙腿, 一步步往前挨。 但他和同志們咬緊牙關堅持著,為部隊做出了表率。 雖是饑腸轆轆, 但沿途遍地的玉米棒,沒有一個人隨便掰一個啃著吃, 他和戰士們都嚴格遵守著八路軍鐵一樣的紀律。

      L_1628472533039155408.jpg

            大義之家

        車夫是秘密出來參加革命的, 好幾年都沒有向家里透露半點消息。 后來由于叛徒出賣, 敵人才知道, 大名鼎鼎的車夫真實身份。 敵人抓不到車夫同志, 就開始變本加厲迫害他的家人。 敵人闖進他的家,威逼他的父親,無論敵人使出怎樣的花招,老人還是不吭一聲。 惱羞成怒的敵人, 抓去老人嚴刑拷打,百般折磨……

        得知消息后, 車夫萬箭穿心。 當時有的同志提出, 由組織上托關系出面營救。 然而車夫知道,組織營救要花很多錢,而組織上也十分困難。再者,搞不好會暴露組織關系,給黨的事業造成重大的損失, 因而堅決不同意。 后來, 是車家典賣了房子和賴以生存的部分土地, 才將車夫的父親救回。 不久, 敵人又來查抄, 抓走了車夫的兩個弟弟車永茂、 車永昌。 車家上下又再次能典的典, 能賣的賣,湊錢將人贖回。

        1946 年, 車夫跟幾位同志到沙城執行任務,需住夜, 他回到了闊別幾年的家, 看到家中被洗劫一空, 心如刀割??墒菦]來及跟家人說上幾句話, 又告別了雙親。

      L_1628472533054109926.jpg

             烈士回家

        國民黨反動派向我解放區大舉進攻, 一時間,血雨腥風。 為了保存力量,根據上級指示,我平北地區黨政軍決定實行有計劃的戰略撤退。當時,車夫同志擔任龍關縣縣委書記,由于情況緊急,為了不影響組織安全轉移,車夫同志毅然把只有兩三個月大的小兒子玉龍托給當地老鄉收養。 情況稍有緩和, 組織上曾派人找過孩子,當地群眾講,為了躲避敵人的迫害, 看管孩子的老鄉早已遷走,不知去向。后來,由于戰斗頻繁,工作纏身,為了革命事業,車夫再沒時間去找自己的骨肉。 直到去世, 他也不知道孩子是否在世,流落在何方……

        為了革命的勝利,為了新中國的成立, 車夫同志犧牲了一切個人利益, 出生入死,積勞成疾。1947年冬,在冀熱察黨校,他抱病為參加整風的干部作報告,后來實在不能堅持了,才被送往戰地醫院。 由于沒能及時救治,加之當時醫療條件十分有限,他于1948年4月永遠閉上了眼睛。

        上世紀 60 年代初期, 車夫的大兒子車玉啟將父親的遺骨從承德圍場縣接回, 懷來縣民政局將其安放在懷來縣烈士陵園。 2004年, 在車玉啟去世時, 車家后人用車夫烈士生前穿過的一件舊棉袍, 引領著烈士英靈入了祖墳。 一方青磚上清晰地刻著“車永年”, 靜靜地安放在家族的序列中。 至此,為革命隱去真名, 拋家舍業, 出走一生的男兒回了 “家” ……(版權所有 轉載必究)

      編輯:李雅雯
      張家口日報官方
      微信“張小全兒”
      張家口新聞網
      官方微博
      【張家口新聞網版權聲明 】

      1.本網(張家口新聞網)稿件下“稿件來源”項標注為“張家口新聞網”、“張家口日報”、“張家口晚報”的,根據協議,其文字、圖片、音頻、視頻稿件之網絡版權均屬張家口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 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 時須注明“稿件來源:張家口新聞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2.本網其他轉載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或版權所有者在一周內來電或來函。聯系電話:0313-2051987。

      老汉色老汉首页a亚洲尤尤色
      1. <table id="s65ui"></table>
        <table id="s65ui"><option id="s65ui"></option></table>
        1. <p id="s65ui"><strong id="s65ui"></strong></p>
        2. <pre id="s65ui"><ruby id="s65ui"><menu id="s65ui"></menu></ruby></pre>